博客网 >

开博者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直想给自己的博客写点什么,但提笔却几近无语,还是以“国际法研究所”的开张说起吧。

全面接触网络是在2000年前后,当年在武大枫园读博士享受宽带的日子至今历历在目。甫一上网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由于网络的初盛加之不久网络泡沫的出现,使得围绕网络的一切都在匆忙地积累。就网络的内容来说,有思想深度的专业背景下的网络圈子正悄然兴起,出现了些许法学网络共同体,但正如思想刚刚解禁的年代,那些研究尼采的专业书居然可以像畅销书般流行,彼时的稚嫩也显而易见。

网游之余,却总有一种在网络上难觅交流平台的遗憾,此种缺憾虽然随着各个国际法相关研究机构和官方网站内容的充实和改版而稍有弥补,但搭建一个民间性,甚至于有独特个性色彩的交流平台仍然是我的一个内心愿望。

而一段值得纪念的日子是2005年的春节回湖北探亲期间,我不经意遭遇了博客,而刚好博客中国提供了个人博客,其中有教师博客。经过艰难的初步了解,我发现了一个符合那刻心境的一个载体。其实之前我已经着手准备做一个网站,但出于对于维护和驾驭网站所要求的精力及技术上的考虑,我一直在犹豫。而博客的使用简单和个性化,则一下子让我找到了网上的家园。

初步的想法很单纯,意在将自己的一些教学资料上传,便于与自己正在教授的学生形成一个网络互动,其实它一直以来也体现了这一个风格,反映出一些教学环节的思考。

在“开博”之后,是确有想过将内容充实以兼顾学术性,同时我曾经还想将其设计为一个开放性的国际私法青年教学研究群体的公用平台。

但受博客上传的字数限制,加之互动空间相对狭小,使得其更适合于一种个人体验的描绘和个人品味资料的汇集。而过于厚重和深邃的学术文章不论从上传的不易性还是从沟通性来说,都不太适合博客。而开“博”之后,曾邀请过一些学术朋友参与,并征得各位好友同意而将他们的名字列入博客。事实上,诸青年同道均面临“学术上路”最初几年的紧巴日子,实在无暇顾及这份家园内容上的更新,所以博客也不得不“瘦身”回到最初个人主持的状态。

现在想想,这个博客更适合的名字是“我眼中的国际法”,因为是一个从事国际(私)法教研的人搜集的一些网络资料及其一些个人心得的简述。

必须提及的是——每每让我和这个已满了周岁的博客感受到温暖的,是那些现实生活中的师友,也许他们中的一些尚不知道这个博客的存在,但博客首先是因他们而存在的。而那些前来驻足的并肯投下关注目光的未曾谋面的朋友,是你们参与给予了博客以生命力。最后但其实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一年多来课堂上的学生朋友,与你们课堂及其网络上的交流,一直是支撑我继续“博”下去的主要动力。

博客的用户名是pil,取自“国际私法”的英文缩写,凑巧的是,在紫光拼音的状态下输入这三个字母pil,却会打出“疲劳”这两个汉字,或许,每每夜深揉着发红的眼睛,离开这个博客的这份苦趣,其实在我开“博”之始不经意间选择此用户名时就已注定了。

但是,从不后悔并一直挺把这事做为自讽的。

                                        

                                曾涛(笔名:江左)

 

<< 2006年司法考试“三国法”考前... / 李浩培系列文章之四:遥岸生白发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taotao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