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程咬金


国际民商案件 谁应该管辖?

沈涓

    编者按:

    中国加入WTO已经三年,国际交往中涉及的国际私法问题越来越紧迫,但该领域至今“养在深闺人未识”,与中国多方面的未来发展趋势不符。为此《财经时报》特约该领域专家讲解相关知识,以期引起社会对此关注。


    国际民商案件的审理以确定管辖权为始。只有首先确定了管辖权,才能依次进行法律选择、实体法适用、作出判决和执行判决等程序。国际民商案件所涉及的诸国家之中,谁应该对案件实行管辖,不仅关系到国际民商案件的审理程序的开始,还关系到法律选择的结果和实体法适用的结果,以及判决是否能得到承认和执行。

    案例1

    某居住在美国的中国女子,因与居住在中国S市的中国男子离婚事,向S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同时,该女子就同一事也向其居住地的美国法院起诉。中、美两国法院都受理了此案,美国法院先对此案作出判决,中国法院对美国法院的判决不予承认和执行,而是继续审理此案,最终作出判决。

    此案中,中国法院实行管辖的根据是属地管辖原则和属人管辖原则,这也是各国确定国际民商案件管辖权的基本原则。属地管辖是依据当事人住所地、物之所在地、法律行为发生地而实行的管辖;属人管辖是依据当事人国籍实行的管辖。

    此案被告住所地在中国,原、被告双方国籍是中国,依据中国国际私法的规定,中国法院可依此实行管辖。而依据美国国际私法,对于涉外离婚案件,原告住所地的国家可以实行管辖,所以,美国法院依据属地原则也可管辖此案。这就是国际私法中普遍存在的平行管辖。

    此案中,如果美国法院作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中国法院作出准予离婚的判决,或相反,美国法院作出准予离婚的判决,中国法院作出不准予离婚的判决,其结果就是:这项婚姻依中国法律已解除、依美国法律尚未解除,或相反,依美国法律已解除、依中国法律尚未解除,以致两国法律对当事人双方此后再次缔结的婚姻的效力也会有不同认定。这就是国际婚姻关系中常出现的“跛足婚姻”现象。

    为了消除这种管辖权冲突导致的现象,许多国家国际私法以及国际私法公约采取了“一事不再理”原则,即对案件有管辖权的诸国中某一国的法院已确定管辖权或已作出判决,则其他国家法院不再审理此案或中止诉讼,并在需要时承认或执行该国法院判决。从此案可以看出,中国的作法与大多数国家不一致。

    案例2

    韩国某轮船有限公司与中国S省D市一贸易公司签定一份运输合同,将一批货物从中国D市运往韩国F市。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争议由韩国某法院管辖。后双方因合同履行问题产生争议,中国一方当事人以韩国一方当事人为被告,向中国S省D海事法院提起诉讼。

     D海事法院受理此案,被告方在答辩中对管辖权提出异议,声明根据合同中的约定,此案应由韩国法院管辖。D海事法院经审理作出裁定,驳回被告异议。被告于是向中国S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申双方对管辖权的约定。

     S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裁定,根据中国国际私法规定,涉外合同当事人可以用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质联系的地点的法院管辖,故此案应依据当事人在合同中的约定,由韩国法院实行管辖。

    此案的管辖依据是当事人对管辖权的合意选择,这是国际私法中一项重要的确定管辖权的依据,主要用于确定国际合同案件的管辖权。

    在国际合同关系中,合同双方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用专门条款或在合同之外订立约定管辖权的专门协议,选择审理他们之间纠纷的管辖法院。一旦纠纷产生,当事人选择的法院就对案件具有正当的管辖权,从而排除其他相关国家法院的管辖。因此,此案中,当事人选择的韩国法院的管辖权可以排除中国法院的管辖权。

    依据当事人的合意选择确定管辖权,一方面体现国际私法作为一种私法对个人意志的尊重,国际民商案件当事人通过意思自治选择的管辖权具有排他的效力;另一方面,充分赋予当事人选择法院以合法性,也是解决管辖权冲突的一个好方法,因为在当事人选择法院的情况下,只有被当事人选择的法院具有管辖案件的正当性,其他相关国家法院都不具有管辖正当性,这样也就不会产生管辖效力上的冲突。

    案例3

    美国男子R与中国女子B结婚,育有一子F和一女K,后R死亡,在中国S市留有房屋两栋,在美国留有银行存款。遗产继承中,K与B和F就位于中国的房屋的继承产生纠纷,于是K以B和F为被告向美国D州法院起诉。

     D州法院以继承标的不在境内为由,放弃对案件的管辖,并提示当事人向中国法院起诉。K向中国S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S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诉讼标的位于境内,法院应对案件实行管辖,故受理此案。

    此案的关键是不动产。不动产由于和所在地域之间有不可移动、不可更变的联系,以不动产为中心的案件通常被认为只有该不动产所在地法院才应该管辖,其中相当重要的考量因素是判决的执行。涉及不动产的案件的判决必须在不动产所在地执行,只有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的判决才最便利在当地执行。

    在国际民商关系中,如果非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的判决在不动产所在地执行,必须委托不动产所在地法院代为执行,这不仅会带来程序上的不便,还容易引起基于司法主权的抵触。所以,在国际私法中,不动产案件由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管辖已成为各国共识,甚至这种管辖已被列为专属管辖范围,所涉及的关系主要是不动产物权、不动产债权、不动产继承等。

    中国国际私法规定,对于因位于中国境内的不动产产生纠纷的涉外民商案件,中国相关法院有管辖权。

    案例4    

    中国S省J市新龙公司和法国爱斯维特公司在法国P市签订《安吉尔服装合营企业公司合同》,合同约定双方合资在中国J市兴建并经营安吉尔服装公司,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设立管辖权条款,同意在双方产生纠纷时由法国法院对纠纷案实行管辖。

    在经营过程中,双方因合同的履行产生纠纷,新龙公司向中国J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J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审理过程中,爱斯维特公司对管辖权提出异议,称按照合同条款,此案应由法国法院管辖。对此,法院认为,当事人双方关于管辖权的约定违反了中国国际私法中关于专属管辖的规定,故约定无效,此案应由中国法院实行专属管辖。

    各国国际私法中,都有关于专属管辖的规定,对于某些国际民商案件,有关国家具有专属管辖权,其效力可以排除当事人选择管辖权的约定的效力。

    根据中国国际私法的规定,因在中国境内履行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勘探开发自然资源合同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中国法院具有专属管辖权。由于此案属于在中国境内履行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纠纷案,所以,在此案当事人一方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时,中国法院可以实行管辖,当事人双方在合同中设立的由法国法院管辖纠纷案的约定不能对抗中国法院对案件的专属管辖。

    对专属管辖的国际民商案件范围,各国国际私法一般限于不动产、身份地位、继承方面。中国国际私法也规定,中国法院对不动产在中国境内的纠纷案和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或主要遗产在中国境内的继承纠纷案有专属管辖权,如案例4。但将因为上述三种涉外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列为专属管辖范围,则在国际上没有相同例子。

    案例5

    中国T市新兴国际贸易公司与日本太宏公司签订一份买卖合同,新兴公司向太宏购买一批电冰箱,太宏公司租用日本千行远洋运输公司货轮“神远”号承运这批货物,驶往中国T市。不久,新兴公司被告知,货轮在海上遭遇风暴,货物下落不明。

    两个月后,中国G省S市万成贸易公司与日本北仓公司签订一份电冰箱买卖合同,卖方北仓公司租用千行远洋运输公司货轮“上洛”号将货物运往中国G省S市。货轮到达S市后,因港口卸货延迟,致使货物滞留船上一月。在此期间,新兴公司获知,停泊在S市港口的“上洛”号货轮上货物正是自己购买的那批电冰箱。新兴公司依据货物正本提单,以日本北仓公司和千行运输公司为被告,向S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货物所有权。S市中级法院受理此案,并最终判决原告胜诉。

    根据各国国际私法中确定国际民商案件管辖权的基本原则,一般由被告住所地所在国家对案件实行管辖,这是通常和主要的管辖情形。但各国也都对被告住所不在国内的案件确定了特别管辖标准。

    中国国际私法规定,因合同纠纷或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对在中国境内没有住所的被告提起的诉讼,如果合同在中国境内签订或履行,或者标的物在中国境内,或被告在中国境内有可供扣押的财产,或被告在中国境内设有代表机构,中国法院都可管辖。此案中,被告住所地虽然不在中国,但被告在中国境内有可供扣押的货船和货物,法院可以对案件实行有效的管辖和判决执行。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2004年11月20日财经时报
 
<< 大话国际私法系列文章之三——公共... / 大话国际私法系列文章之一——以私...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taotao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